化身为血红生茧往机械战士程森直去

时间:2020-06-04 13:38 点击:188
“机械战士”程森感觉到杰森的杀气,却又像受到什么限制一般,不敢反抗杰森,连忙落荒而逃,但是他离开了地下堡垒之后,惦记着母亲莎莎,依然在地下堡垒附近徘徊,没有离去。等他发现地下堡垒崩落毁败、心中自然焦急不已,连忙运起所有的晶片能量,搜寻莎莎的生命气息所在。地下堡垒的崩陷变化,之于整个亚玛逊河的大自然现象,就好像大体中的一个小变动,莎莎又被杰森带到那个“恶魔空间”之中,程森实在找不到莎莎到底在哪里,但是他的晶片功力的气劲感应能力,可以确定莎莎没有死,甚至也在这“恶魔空间”的上方,感应到莎莎生命的气息所在。就以这种气劲感应能力而言,像机械战士程森这样的气劲功力,百公尺以内生物移动的一举一动,都无法逃过他的气劲感应,若是他刻意运用气劲去感应的话,更可以延伸数十里的距离,不过距离越远,感应就越弱。尽管机械战士程森知道莎莎可能就在下方,但是因为“恶魔空间”特殊的力场结构,他依然无法找到这个莎莎所在的“恶魔空间”。杰森经由“体能催化”后,体能气劲原本就相当惊人,又经“恶魔空间”特殊力场结构之助,改变了身体的结构组织,现在拥有神人般的体能气劲。他体能不断提升的结果,不仅可以钻天人地,甚至他的气劲还练成“血红生茧”这种超级杀人武器。刚刚他在愤怒之时,这个“血红生茧”瞬间就杀光了所有地下堡垒中的人,而他与“机械战士”程森的交手,明显地看出他的气劲功力在程森之上甚多,程森的气劲感应无法穿透这个“恶魔空间”,而他却能感应到程森就在上方。一连串的打击,让杰森怒不可抑,知道这个莎莎口中的儿子,机械战士程森来到恶魔空间的上方,就好像看到自己最恨的程飞一般,立即运起气劲破开地层,化身为血红生茧往机械战士程森直去。莫来由的一股杀气直从下方冲出,程森第一个念头就是赶快离开这个地方,但地层破开后,看到母亲莎莎就在下面,只得鼓起勇气硬是对上这个杰森气劲所化成的“血红生茧”。机械战士程森知道自己不是杰森的对手,连忙将自己机械制成的身体分解成数十块,以逃避杰森致命一拳,就是这一招,才能躲过杰森血红生茧全力一击。莎莎往上方看到血红生茧扑向机械战士程森之时,不禁担心得惊叫出声,等她看到程森竟有此招可以避开杰森这必杀的一击时,这才舒了一口气,心中暗想:“要不是自己把每个元物品片一分为二,或许现在的程森就有跟杰森相抗衡的实力。”想到这里,她不禁又担忧地想着:“程森必然不是杰森的对手,留下来终究是必死无疑。”抬头再看上方战局时,发现机械战士程森已经遭遇到危机。杰森见机械战士程森用解体之法逃过血红生茧附身这一击,立即运起自己的神通功力,霎时,这个血红生茧中化出无数红色气劲游丝,布满方圆千尺的空间不说,也将机械战土程森封闭在这些气劲游丝所建构的特殊力场之中。其实,程森虽然不是杰森的对手,但是逃离这个特殊重力力场犹有余力,只是他惦记着莎莎安危,一个犹豫,竟陷入力场的包围,如此一来,再也无法以其特殊的机械身体结构和杰森展开游斗,势必要跟杰森以气劲硬碰。杰森知道他陷入这个力场之后,再也没有机会逃开,冷声说道:“你这姓程的贱种,今天不将你轰入十八层地狱,我是不会放你干休。”逐渐紧缩这个特殊重力力场的包围——莎莎知道自己的心血结晶即将不保,悲哀的眼神望向机械战士程森。机械战士程森知道自己末日难逃,离估孤依的眼神,哀哀地望向莎莎。两人四目交会,莎莎哀鸣一声后,昏厥不醒,机械战士程森见状,嘶吼呐喊声,机械身体再度化为数十分身,电转流星般朝杰森而去,咬牙切齿道:“就算要死,也要拉你一把。”程森之势,仿若无数流星。这些坠地将亡的星光芒,将这红色气劲游丝所建构的力场捣得一阵混乱。杰森心中大吃一惊,不禁暗忖:“没想到元物晶片竟能有如此超强的能量。”手下不敢怠慢,连忙提聚全身的功力,加大力场的能量,原本丝丝游离的气劲,也开始集聚凝结,捕捉这些机械战士程森幻化而成的流星气劲。程森元物晶片所幻出的流星光芒,在杰森的力场之中和凝聚而成的血红丝条纠缠不已,但终究不敌这些血红丝条的追击,慢慢落居下风。对战之中,两人身影,杰森看来是如此巨大,而程森益见渺小。只是,元物晶片的力量亦不容小觑,尽管杰森占尽上风,但他心中也十分焦虑。两人现在这样的比拼,正是彼此气劲交会拼博,就如同是内力相搏一般,杰森发现,等炼蚀完程森流星般的气劲之后,自己也会元气大伤,而,什么时后才能炼蚀究机械战士程森的气劲,连他也没有把握。僵持不下的流星气劲和这血红重力气丝,就这样纠缠着。攻击交错的力量撼醒晕死的莎莎,一边是自己的孪生哥哥,一边是如同亲生子女般的心血结晶,两人如此相斗,让她看得心痛不已,哀哀挣扎说道:“你们不要再打了,为什么不好好坐下来谈一谈呢?”机械战士程森听到莎莎如此哀啼,虽说机械身体没有泪流,但脸上依然露出哀凄的脸神,却间另一边的杰森冷酷说道:“现在说这些干什么?现在又有什么好谈的。”继续催逼着自己的血红重力气劲,想要赶快收拾机械战士程森。莎莎见机械战士程森只有招架之力,连说话的力量也没有,又见兄长杰森这般神情,知道自己再说也是没用,痛苦之情,真想就这样死了算了。洁思、胡克博土和程飞三人谈完话后,看着昏倒在地上的威廉。程飞询问说道:“胡克博士,这会儿你打算怎样处置这个威廉。”胡克博士冷冷说道:“抓起来关就是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洁思想起若不是威廉阴错阳差帮助了程飞,他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从那“无我之境”回来,不忍地说道:“算了吧。说来他还帮助过你们两个从异次无空间中回来,这样做太残忍了。”胡克博士说道:“这你懂什么,这种人要是放了他,日后我留在联邦调查局的话,他一定会想办法害我。”洁思不解皱眉,程飞知道他说的是怎么一回事,无奈苦笑着。任何团体都会有相互斗争伤害的事,尤其在面临权力交替的时候,更会互相拉拢人马要把对手斗垮斗臭,胡克博士处身的这种权力机构更是明显。要说胡克博士多年在联邦调查局屹立不倒的原因,一个是他从不跟人抢着升官,另一方面就是他也够精明,该做的事,绝不手软。程飞想到这些就觉得好笑,不过这也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,忽然想起另一个棘手的问题,不禁皱眉说道:“你的属下都知道你死了,现在你活过来,怎么跟大家说明交代呢?”胡克博士愣了一下,失声说道:“对喔,一时之间忘了这件事。”三人思索着这个问题。胡克博士毕竟是官场老手,在这方面精得跟狐狸一样,不一会的时间,就想到解决的办法,笑意漾然说道:“首先,我得找个大官来压阵,只要有这么一个人在,就不怕那些人不相信我们说的话了。”顿了一下续道:“国家安全局局长布朗正好就在附近,找他来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。”洁思不知胡克博士为何如是说,但程飞可不笨, 澳门最新线上赌博游戏大全一听就懂, 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嘲笑般说道:“说得极是, 电子游戏在线网投中国古代有人可以指鹿为马——要是有一个够力量的人压阵, 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平台死的也可以说成是活的,更何况您老先生还真是活得好好的。”胡克博士会心一笑。洁思见两个男人笑得如此暧昧,懒得多问这种事情,忽然想起自己衣衫凌乱一直忘了整理,低下头来整理自己的衣服,拉平裙角的时候,还弯下腰来。胡克博士不经心地瞥见洁思衣衫内巍巍颤颤、轻轻抖动的双乳,惊喜地发现好久没有动静的腹下不文之物,竟然因为情欲冲动胀大了起来,一股热流在他小腹中乱窜,一时之间,为这种好久不见的生理变化红了脸,两只脚尴尬地交叉站着。程飞见状大乐,调侃地说道:“没想到死了半天的人复活了,连死了三十年的小弟弟居然也活了过来。”胡克博士白了程飞一眼。洁思闻言也抬起身来,见到胡克博士这般情景,知晓是怎么一回事后,不禁也跟程飞一样笑得好开心。“你们这两个人真是莫名其妙,我要去打电话找国家安全局局长布朗了。”胡克博士说完,落荒而逃。秘密驻点的联邦干探们在深夜接到电话,说是国家安全局局长布朗要来这里找胡克博士,一个个慌乱了手脚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发生了这些事,在威廉没有做决定之前,他们根本没有往上呈报,现在布朗要来找胡克博士,这该如何是好。为了这个问题,他们把整个驻点都找遍了,但就是找不到威廉的人。程飞和胡克博士依原先商议各自办事,在安全局局长布朗来之前当然不会出现,所以这些联邦探员找到洁思昏迷的地方时,也只看到洁思依然昏迷不醒躺在床上。联邦探员找不到威廉,探员罗宾在大家的推举下,正想打电话给国家安全局局长布朗,告诉他有关胡克博士丧命这件事。谁知电话打到布朗座车的时候,布朗秘书竟然跟他说胡克博士现在正在跟局长布朗讲话,有什么事,等他们到了驻点之后再说。罗宾吓了一大跳,但电话中的确隐约传来胡克博士的声音。当他把这件事跟大家说了之后,这些联邦探员们一个个面面相觑,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。当然胡克博士是在程飞的协助之下,先一步进入了布朗座车。探员中有人跑到冷冻柜一看,发现胡克博士跟程飞都不见了,正待他气喘如牛的跑来,想告诉大家这件事时,胡克博士和局长布朗已经谈笑风生的走进大厅之中,这名联邦探员当下不敢再多说一句话。一群人见鬼般的看着胡克博士,这事如此怪异,根本无法解释,加上安全局局长布朗的随从一副没有什么事的样子,这些历经大风大浪的联邦探员只得憋着一肚子不解的问题,好生侍候着胡克博士和局长布朗。这时候程飞和洁思也从内室走了出来。既然连胡克博士都活生生的出现,大家也就没有刚刚那种惊讶的表情,只是有些人想起自己抬着程飞往冷冻柜一丢,把他冻成一个冰人棍的模样,心中着实难受,但是看见程飞没有责怪的意思,大家才好过了些。有人想着,万一追究责任,反正是大家干的,不至于集体受罚,也有人暗中议论后,才知道这件事根本是威廉暗中搞鬼,这时候又看不到威廉,竟然私下联合决议把这责任推到威廉身上。这也是“人事”正常的连作生态,没什么好奇怪的。胡克博士和局长布朗窃窃私语一阵后,布朗随着程飞他们离去,还示意自己的随从不必相随,要他们先到车上等待。正当众人面面相觑之际,胡克博士见大厅之中只剩下自己和所属这些联邦探员,站起身来说道:“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?”一群人看了这么久,对胡克博士死而复生这件事已经习惯得差不多了,见他如此一问,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却也不知从何问起。胡克博士看着众人表情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首先,我要跟各位讲,行业资讯我活得好好的,大家不要怀疑。”冷冷扫视了厅内众人一眼,续道:“我也要告诉大家,威廉这个人因为做错了事,已经被我抓起来了——至于他犯了什么错,我看为了他的名誉,我就不要多说了。”说完冷眼扫向众人。众联邦探员一个个地下头来,不敢置喙,这种反应让胡克博士觉得很满意,笑着说道:“我们这一组人,平常接触过太多奇奇怪怪的事,今天发生的一切,大家应该不会感到有什么大不了的才对。”见众人没有接腔,故意点名问着探员罗宾说道:“罗宾,你说是不是啊?”罗宾哪敢说不是,连忙回答说道:“是、是、是——今天所有的事,根本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。”胡克博士再一次用威胁的语气询问道:“你们其他人的看法呢?如果连这样都会觉得奇怪的话——我看还是回家吃自己好了。”众探员见胡克博士发怒,想起平常他严厉处置犯错同仁的模样,一个个忙应声说道:“当然,这样的事根本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胡克博士这才满意地说道:“好啦,既然没事的话,各自干活去吧。”见众人纷纷散去之后,他这才得意地跟着离去。房间里——布朗局长正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打量着程飞。程飞不知布朗为何如此看着自己,只能报以微笑相对。忽然布朗来到他身边,避着洁思,小声开口说道:“‘我的东西跟胡克博士一样,已经十年硬不起来了,什么时候也帮帮我——”说完大笑走回自己原来坐的椅子上。程飞知道这是美国人的美式幽默作风,而这句话实在问得好笑,怎么这些老男人年纪一把还惦记着这样的事,不禁跟着也开心地笑着,但同时也想到布朗会如此说的原因,显然胡克博士在车上已经跟他谈了不少。洁思知道男人在一起时,发出这种笑声,多半是为了“那回事”而起,不禁白了这两个男人一眼。布朗和程飞并没有因洁思的嗔怒作态而不好意思,两个人反而笑得比刚刚更开心。胡克博士匆匆由房门外走人,听到两人如此的笑声,问道:“我错过什么了吗?有什么事这么高兴,说来听听。”洁思知道这群男人再说下去一定没有好话,而且跟这个布朗局长又不是很熟,扁着嘴说道:“各位男士们,不妨碍你们了,我先去休息一下。”说完,径自离去。布朗见状说道:“程先生,你女朋友不会生气吧。”程飞笑着说道:“真要生气的话,倒霉的是我,反正她也不敢责怪两位——”布朗促狭说道:“万一她生气了,你不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了吗?”程飞笑说道:“大丈夫能屈能伸,真要是英雄元用武之地,也只有隐忍不发,等待时机再说。”胡克博士不知前事,当然听不懂他们现在在说些什么,又苦无机会说话,搔头弄发,好不着急。程飞见状,语锋一转,扫向胡克博士继续说道:“倒是有人三十年苦守寒窑,无火举炊,现在有了一把熊熊待发的英雄烈火,却也还没找到那能‘用武’的时机和地点。”布朗闻言,看着胡克博士笑弯了腰。胡克博士听出了味道,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看到布朗如此模样,反唇相讥道:“那种靠着‘蓝色小精灵’,才能勉强抬起头来充当英雄的人,不要笑那么大声,五十步跟百步是一样的意思——都是丢盔弃甲、落荒而逃。”程飞一听,忍不住也笑了。就这样,三个人笑得好开心。笑过一阵之后,布朗终于正色说道:“程先生,说真的,对胡克博士告诉我的这些事,我可真不敢相信。”程飞试探询问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——”胡克博士接口说道:“布朗所指的是有关杰森这个组织,还有非洲三国的政变,以及你这种超人般体能。”程飞笑说道:“原来你指的是这些,老实说,除了那些卫星所照到的亚马逊河流域相片外,我也不知该如何跟你证明。”胡克博士说道:“你可以露两手功夫给布朗瞧瞧。”程飞莞尔笑说道:“我看,这是没有必要的一件事日,任何魔术高手都可以弄出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把戏——现在表演,实在也算不得什么证据。”胡克博士想想也对,不再坚持。事实上这些话也说中了布朗心中的存疑。反正照片可以合成做假,至于那些所谓的功夫,一句“魔术师设计的把戏”,就可以推翻这整件事情。程飞见布朗不语,接着继续说道:“总之,整件事的重点是在于你愿不愿意相信,而不是我在这里耍猴戏表演功夫,当成是布朗先生想要的证据。”布朗心中暗忖,这个程飞说得极是,但这样没来由的事,叫自己如何相信呢?胡克博士着急说道:“布朗,我们认识三十多年了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来着。”布朗无奈说道:“就算我相信所有的事,我又该怎么做呢?”胡克博士忙接口说道:“这简单,跟我一起去说服总统,派出轰炸机跟海军陆战队,把那个地方夷为平地。”布朗苦笑说道:“说来简单,做来很难。这么重大的事,我们得从长计议。”这件事兹事体大,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,布朗再度苦笑。三人一时无语。伊藤好整以暇地躺在飞机上,静待和程飞决战的到来。这架飞机也是当初莎莎到旷草原时所坐的飞机,不过,机上原先的那些工作人员都换过了。原来机上的那些工作人员目睹程飞和尼克之战,事后当然忍不住到处宣传这一件惊世骇俗的事。但是不管他们怎么解释这件事情,都被大家当成疯子一般嘲笑,没有人愿意相信这样的事。当他们跟别人说明整个经过时,但往往还没听完他们的话,那些人就举出一大堆理由驳斥他们的说法。有人说,他们看到的是人家正在拍电影,也有人说,这是伊莎堡女大公爵游戏人间故意设下的把戏,好愚弄他们这些人。说到最后,这些人也都相信了别人的说法,不再坚持自己亲眼看到的一切,甚至有些人还因此去看心理医生;最愚蠢的是有两个空服员,竟然撕掉莎莎给他们的即期美金支票。伊藤耳边不时传来机上人员的讪笑声。“以前飞机上的那些人真是白痴,居然被那个莎莎女公爵戏要成那样。”“就是说嘛,人类的速度怎么可能做到来无影去无踪的地步呢?”“这算什么,他们还说在那两个人身上看到白色光圈呢?”“哈——这真是笑死人了,只有那些无知的傻瓜才会相信这样的话。”“就是说嘛——台湾的宋七力跟现在法轮功的李洪志都搞这一套。”“什么身上会发光,可以收到神的讯息……都是胡说八道。”“不过,为什么上帝和佛祖的法相图片也都有这些东西呢?”“这——这不就是那些作假的人模仿的依据吗!”“这么说,如果达到神的境界真的是会发光罗。”“这——这谁知道。”“咦,你不会是相信他们说的这些事吧?”“我怎么会相信呢?只是觉得这件事有点奇怪罢了。”“有什么好奇怪的,总之他们都是一群神经病。”“你也别说人家是神经病,我还真恨自己没有机会当一个这样快乐的神经病。你知道吗?他们真领到那些支票上的钱。”这群讨论这件事的人突然都静下来不说话。“只要给我钱,真要我当神经病,我也愿意。”“不可能吧,哪有人这样大方的,一给就是一百万美金。”“什么才一百万,那个副机长是我的好朋友,他拿到五百万美金,现在他可好了,辞职不上班当老太爷,而且正在找一个豪宅,说是要买来享福。他还跟我说,只要房子一装潢好,就要邀请我到他的豪宅开派对。”“神经病讲的话你都相信,我看你也差不多了。”“什么,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伊藤听他们说话听得心烦,朝着他们送出一股气劲。只见这一些人捧腹、摸腮,唉唷唷地呼痛不已,刚好这时候机长广播说美国快到了,他们才安静下来,各自做事去了。伊藤在这些人安静下来之后,暗自思付着:“程飞,我来了。”‘布朗局长陷入天人交战的两难,不知到底该不该帮胡克博士说服总统出兵非洲市发生政变的三国。这种毫无明确证据的事,搞到出兵,这不是徒落人笑柄吗?总统怎么可能答应呢?程飞见布朗局长如此模样,知道这件事已经不可行了。其实在胡克博士提出这样的意见时,他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一件事,只是胡克博士坚持如此,他只好让胡克博士试试看。“唉——”胡克博士叹着气。布朗局长说道:“你叹什么气呢?”胡博士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这件事,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程飞突然感应到伊藤来到西陵山的气劲,插口说道:“唉——该来的,又来了。”胡克博士听到程飞莫名其妙的叹气,还说什么“该来的,又来了。”忍不住问道:“程飞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程飞没有直接回答这句话,迳自跟布朗局长说道:“胡克博士要我露两手给你瞧瞧,但是我不愿意像耍猴戏般的表演,现在你看好戏的机会来了,不一会就有一个超人般人类要来找我麻烦了。”胡克博士没有害怕,居然还兴奋地说着:“真的吗?又有好戏可以看了。”程飞笑道:“你别大兴奋,小心自己又死一次。”胡克博士笑着回答:“都是死过的人,还有什么好怕的。”布朗局长不解地看着这两个人一应一答。程飞收敛神色说道:“胡克博士,麻烦你带这个布朗先生到西陵山找个地方看戏,另外再对你的那些所属下出紧急避难的命令吧。”说完,倏地消失了踪影。这种来去无踪的功夫,布朗局长从未见过,吓了一大跳,正感不解的时候,无人的半空中传来程飞的声音交代着:“别忘心了照顾好洁思。”布朗局长虽然惊骇不解,但在胡克博士的坚持下,只好听胡克博士的安排。秘密驻点的人再一次躲入密室之中,而洁思、布朗局长和胡克博士在西陵山找到了一个视线良好的地方躲了起来。伊藤身影飘行在半天之中。他从飞机跃下的动作,当然吓坏了飞机上的人,但是这一群人还是把他当一个疯子一般的看待。三万尺的高空跳下,在降落时那种重力加速度侵袭和与天地合一的感觉,让伊藤觉得全身舒畅。他敞开全身的毛细孔,不仅将自己的力量撒在这天地之间,也感受这天地自然力量的回应。风声在耳边呼啸,加速的下坠,一般人一定承载不了这样的气压,但这对伊藤反而变成了一种享受。当初尼克的功力只能从一千尺高的直升机中跃下,也只能运劲鼓气成里的在空中游动,但是伊藤却有办法从三万尺高的飞机中跃下,又能乘风驭风,浑然与天地合为一体。但是,伊藤能够乘风驭风,而程飞现在却化成一道风,风般优游地位立在旷草原中等待伊藤的下坠之势。忘我之境归来,程飞现在的功力不可同日而语,所谓超强体能一词,根本不能再适用他现在的境界,现在他的功力,未经交手,根本无法想象。秘密驻点山庄里的人群杂沓,根本不知是怎么一回事,为什么胡克博士又下了紧急避难的命令,但当他们看到现在天色的变化时,不主地升起一阵莫名的恐惧感,加上命令如山,纷纷服从地迅速躲进密室里。此时正是晨曦初起的梦醒时分。映照晨曦初起的流云,配合旷草原西陵山的地形,各自闪耀着各种不同的光彩,然而空中浮动的这些流云,不知怎地突然快速纠缠在一起。当这些流云纠缠集结之后,虽然还是呈现出瑰丽斑烂的色彩,却也透出令人诡谲莫辨的气息。洁思看着天上云层的变化,不知怎地,心中微微一颤。布朗局长看着这种神惊鬼骇的场景,低声诅咒般着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胡克博士笑着回答说道:“别问这些,我也不知该怎么跟你解释,反正看戏就是了——不过,你看得到、还是看不到,这我可不敢保证。”程飞和尼克上次西陵山之战,一般寻常人就只能看个模糊光影,如今,程飞和伊藤这种绝顶高手之战,谁知道又会呈现出什么样的景象?布朗局长心中暗自思忖着,这不会是魔术师搞出的把戏吧?看这样的诡丽天色,似乎又不是魔术师做得出来的。纠缠在一起的这些流云,现在又呈现出不同的模样。一朵朵的流云在纠缠之后,化为一束束的云柱,天空之中,这些云柱整齐排列着,细数来不下三十多根,而原本诡谲多变的云层,已经化为诡异的鲜红色调。尼克看到云柱转化为红色,又排列成这般模样,心中非常得意。因为现在这种天象的变化,是他运用自己的气劲所造成的现象,想对程飞来个下马威。但是程飞不惊不惧,依然风般优游地等待他的到来。

  她要贤惠、能理解我、守得了家、喜欢体育。”这是沈琼梦想中完美另一半的标准。5月18日是个好日子,39岁的沈琼终于愿望成真。在浦东新区婚姻登记处,他和比自己小8岁的妻子领取了红彤彤的结婚证。

,,澳门在线赌博网上正规公司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rishangc.com/9FqP7bO24Up_26176.html
tag:化,身为,血红,生茧,往,机械,战士,程森直,去,

发表评论 (188人查看0条评论)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昵称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Powered by 网上真人棋牌游戏软件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