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尼努力地在仪表上操作着

时间:2020-06-04 04:20 点击:66
程森无助地瑟缩在实验室中。一个机械合成的身体,竟然也会有着复杂的情绪表情。事实上,机械战士程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,出现在他脑中的尽是一大堆没有意义的符号讯息,但是这些符号讯息却造成他这样的行为反应。人类改造后的合成人,必然无法完全消除残存的记忆。虽说莎莎没有将这些符号讯息输入在他的记忆体中,但他在改造前的记忆依然残存他的脑海中,没有完全消除,现在这些残存的记忆再度和改造后的记忆相冲击,以致产生他这样的结果。突然,程森感受到一股强烈无比的杀气,向着实验室而来,原本复杂茫然的表情立刻转为无限的惊惧。他知道来的人是杰森,知道自己不是杰森的对手,下意识中,更是不敢和杰森对抗,一转身,奋起全部的力量,朝着地下堡垒外全力奔去。杰森带着愤怒前来寻找程森,慢慢地朝着实验室而上,他的重力气圈不自主地在他的身边丝丝的放射出去。要不是杰森已经刻意压制自己的情绪,只是让这气劲往自己身边放射,真要是全力施为的话,恐怕会登时毁了这个地方。尽管如此,地下堡垒中庭大广场上的人,隐然察觉到一股莫名的力量压迫着自己的身体,一个惊慌恐惧地看着杰森离地飘行的身影。快速奔离的机械战士程森,在这个中庭大广场碰上前来的杰森,想也不想,立刻将自己的晶片气劲布满全身,急速往地下堡垒出口冲去。杰森没有动手,只是加大了自己重力气圈的强度,试图拦下程森。两人气劲交会的那一刹那——这个地下堡垒中卷起一阵狂风,而这两股交会的力量,也撼动着整个地下堡垒,不仅将地下堡垒中工作的人吹扫得东倒西歪,连站立的人也感受到地面的摇晃震动。机械战士程森只觉得自己的力量融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之中,又觉得自己的力量在这个黑洞重力的牵曳之下,晶片气劲根本无法凝聚。程森漂浮的身形踉跄,连忙急扣手足四肢,并将自己的头部藏人腹中,机械身体,瞬间转化成一个圆球,这才止住踉跄的身形。凝聚全部的力量,冲过杰森的重力气圈朝地下堡垒外面奔去。杰森见状,冷然说道:“不愧是机械人,居然还有这招可以逃过。”语音落毕,杰森正待追将出去,身后传来莎莎的呼声:“杰森,你就放过程森吧。”杰森闻声回头,冷然地看着莎莎。莎莎正想再开口说话,但杰森看着她的表情如此无情,让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负责地下堡垒核子武器控制室的强尼,按照莎莎给他的“定点不定向”飞弹程式设计图,经过一番努力之后,终于完成这个飞弹的设计,并且也安装在控制飞弹的电脑程式中,现在正做着最后的检测实验。正当他看着这个安装好的程式做检测时,杰森和程森两人所引起的这场震动,让他脚步打滑身体倾倒,一不小心接到启动检测实验中的核弹按钮。强尼惊惧地往飞弹显示银幕墙看去,发现启动的是朝着美国纽约的飞弹按钮。“哗、哗、哗——”警示的声音不断地响起。“啊,接到按钮了,这怎么办——”“强尼,你说这该怎么办?”核弹控制室室的其他人,忙乱地在键盘上下了一大堆的指令符号,想办法要消除飞弹发射的指令,同时也纷纷响起不知如何是好的惊呼声。好多人在忙乱中转过头来,看着控制台前一脸紧张,不知如何是好的强尼。强尼努力地在仪表上操作着。“三十分钟后,飞弹即将发射。”控制电脑的语音传来完成发射准备的讯息。强尼听到语音之后,放弃了最后的努力,心中暗自思忖:“好死不死,怎么这个时候突然发生震动,害自己这个按钮,若说是平常接到也就算了,偏偏又发生在飞弹的实验测试中, 澳门线上游戏开户真人官网如此一来, 澳门最新线上赌博游戏大全显然是无法阻止发射这颗飞弹了。”思忖之间, 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官网突然想到莎莎或许可以阻止这件事, 电子游戏在线网投连忙奔出核子飞弹控制室。莎莎从没有看过杰森这样看着自己的表情,那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伤痛,同时莎莎也看到布满杰森身边的丝丝血红气劲。一丝又一丝的血红气劲,在杰森身体不断地交缠下,慢慢形成一张张网状气劲,而这一张张的网状气劲,裹着杰森的身体,结成一个骇人的血红生茧。这丝丝的气劲,本身已经呈现血红般的颜色,杰森在这个仿若生茧里面的身体发出诡异的鲜红光芒。透过这个茧的缝隙散发出来,形成一个鲜红的气圈。一双似幻若真的血手从这个茧般的气圈中伸出。将莎莎里入茧中。“莎莎小姐——啊——”强尼才从飞弹控制室奔出,不知中庭大广场现在这种情势,一句话没说完,就被这个夺命茧发出的红光杀死,发出一声死亡前的哀嚎。地下堡垒中庭大广场的人,早就吓傻了眼,当他们看到强尼死亡,听到强尼哀嚎的同时,也感受到地下堡垒再度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摇动。随着裹着杰森和莎莎的这个血红生茧向外移动,地下堡垒的晃动越来越烈,大块的巨石不断崩落。所有的人都感受到这里即将毁灭,纷纷没命地四下奔逃。“哈、哈——”血红生茧里传来杰森疯狂般的笑声,随着笑声的频率震动,还发出丝丝的气劲缠向这些逃窜的人。丝丝的血红气劲在这个地下堡垒中不断延伸,寻找着每一个有生命的人,这些人在气劲穿过身体后,一个个发出死亡的哀鸣——死前的哀呜声混着不甘死亡而慌张逃难的惊呼声,让这个地下堡垒仿佛成了一个人间炼狱。没有人逃过杰森的夺命气劲,在所有人被丝丝气劲缠尽死绝之后,血红生茧向上浮起,穿透厚厚的岩层,飞向“恶魔空间”。血红生茧离开之时,整个地下堡垒轰然陷落毁灭,唯一没被破坏的,是那已经完成发射准备程序的核子飞弹——飞弹发射的倒数计时器,企业动态显示着:“还有二十六分钟后飞弹发射。”亚马逊河消失于地下的“恶魔空间”中——虽说这个血红生茧的气圈已然消退,但杰森心中的爱恨情仇纠缠,让他的眼中布满血丝,血丝中散发着淡淡的红色幽光,在这只有一线天光照耀的恶魔空间中,散发出令人不安的气息。面对这样的杰森,莎莎不知如何是好,但终究忍不住开口说道:“杰森,你到底是怎么啦?干嘛毁掉这个地下堡垒?”杰森自顾自冷声说道:“说的也是,我干嘛要毁掉这个地下堡垒?”莎莎无法理解再问道:“为什么你一听到程飞这个人就如此生气?”杰森带着愤怒说道:“我干嘛这样生气?”莎莎见杰森答非所问,不禁说道:“杰森,你到底是怎么啦?”杰森仰望这一线天光,说道:“你问我到底是怎么啦?我倒想先问你,你到底是怎么啦?:‘莎莎不知杰森为何如此一问,不解地看着他。杰森继续说道:”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吧。“莎莎说道:“记得,我知道你是一个最好的哥哥。”杰森幽幽怀念说道:“小时后我们一直被放在奇异空间之中,学习着各种事情——那时候我们天天都在一起,世界对我们来说,就只有我们两个人,我是世界之王,而你是世界之后。”莎莎接着说道:“是啊,一直到我们十三岁的时候,我们才分开。我被尼古拉送到美国,而你也被送到魔之殿去。”杰森动情说道:“你先我离开奇异空间,但是你可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去送你吗?”莎莎想了一下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杰森哑声恻然说道:“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哭了。”莎莎惊讶不解。杰森五岁的时候,就杀了莎莎最宠爱的一只猫,还把它解剖成血肉模糊的一团;八岁的时候,因为一台机器绊倒了莎莎,才刚经过初步体能催化的杰森,竟把那台机器轰得支离破碎。不光是这些,杰森的一切作为都是无情冷酷,根本就是一个无血无泪的人,莎莎怎么样也想不透,杰森居然会因为和她分离而流泪。杰森继续说道:“莎莎,到现在你还不知道我的心吗?”莎莎不解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。”杰森看着莎莎,好一会才说:“我爱你,我真的爱你。”说完,身子向前移动了一步。“你——。”一句话冲击得莎莎不知该如何是好,支吾说道:“这怎么可以呢?”杰森一边向莎莎逼近,一边说道:“这有什么不可以!”莎莎不自主后退,抗拒说着:“这怎么可以,我们是亲兄妹啊。”杰森此时已经来到莎莎身边,听到他这句话后怒道:“亲兄妹又如何?”莎莎见杰森已然就在身侧,眼神中散发出爱的光芒,担忧杰森不知会做出什么事,慌乱说道:“这是不可以的——”但是杰森的手已经抚上莎莎的长发,莎莎心里一阵发毛,忙又推托说道:“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女人,为什么你偏偏要爱上我呢?”杰森放开莎莎的头发冷声说道:“你难道忘了吗?这个世界只有我跟你两个才算是人,其他都是一些低级的生物,跟狗没有两样。”莎莎正想趁隙离开,谁知才离开半步,杰森出手又把她抓了回来,还将莎莎拥入他的怀中,温言软语、深情款款说道:“莎莎,还记得小时后我们办家家酒吗?”莎莎惊惧地看着杰森。但闻杰森继续说道:“我一直记得,你答应过要做我的新娘。”说着这句话的时候,杰森的嘴已经贴近莎莎的唇。莎莎拼死挣扎要脱离杰森的怀抱,但见事不可为,忿然打了杰森一巴掌,杰森挨这一巴掌后,随即也还了莎莎一巴掌。登时,莎莎被打倒在地上,掩着疼痛发肿的脸颊,却掩不住心中的焦虑。杰森脸部抽搐,换为无情的声音说道:“该死的程飞——这一切都是从你开始接触程飞后才变成这个样子的。”莎莎无语,想到自己对程飞的那种感觉,以及两人发生的一切,心碎梦迥,既是无奈,也是不堪。“什么沙皇一族的荣耀,什么魔族的血统——如今连儿时的梦想也变成这个样子。”杰森嘶吼般地说着。但是他的声音变得如此无力,突然间,哀戚的眼神有如断心绝情般,恶狠狠说道:“就算是我当上了世界之王又如何?连身边最爱的人都如此对我,当这个世界之王还有什么意思。”莎莎看到杰森眼神中再度发出邪恶的红色光芒,正在惊恐之时,又见杰森身上的衣物竟然寸寸剥离,知道杰森现在想要做些什么事,吓得爬起身子,半爬半走的想逃离这个地方。杰森看着莎莎惊惧恐慌的模样,冷冷心碎地说着:“我让你这样讨厌吗?非要这样对我不可吗?”说完,杰森手一挥,一片红色光华罩向莎莎。红色光华罩顶,莎莎变得全身无力,没有办法再向前移动,身上的衣服也开始寸寸剥离,不一会的时间,莎莎裸露的身躯,映在杰森血丝红艳的眼神之中。杰森喃喃说着:“这样的身体本来就应该是我的——”停了一下,不甘心地又说:“为什么,这个身体里的那颗心,竟然离我如此遥远。”哀嚎般的声音最后说道:“莎莎,我要的是你的心,不只是你的人。”听杰森说着这些话的时候,莎莎的心脏莫名地鼓动跳跃着,似乎即将破体而出一般,这样的痛苦让她忍不住呻吟哀呜,但她依然努力挣扎说道:“不要再说了。”不知为何,杰森竟然说道:“我要的是你的心,我能要的,也只是你的心——你的人对我又有什么用呢?”说到后来,声音竟有着无力的哀伤。快速鼓动跳跃的心脏,让莎莎痛不欲生,但她听到杰森的声音继续说道:“不管怎样,如果得不到你的心,你的人还是我的,我现在就要——”莎莎惊慌哀怨地哭诉道:“不可以,你绝对不能这样做。”就在杰森即将扑上莎莎的时候,他突然闭嘴不语,抬头仰望那一线天光说道:“程森那条该死的狗来了。”说完,化为一团血红生茧般的气圈,往天光而去。莎莎被禁制的身体一动也不动,徒然泪流满面却无力作为。

,,电竞投注推荐网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rishangc.com/G9Hc13C7zbf_26175.html
tag:强尼,努力,地,在,仪,表上,操作,着,程森,无助,

发表评论 (66人查看0条评论)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昵称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Powered by 网上真人棋牌游戏软件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